近期,由郑商所、浙江证监局、交通银行共同主办的“稳企安农、护航实体”大宗商品风险管理(浙江)论坛系列活动继续进行中。在动力煤、棉花、红枣三个分论坛上,行业专家、龙头企业代表、市场资深人士等围绕三个品种的市场形势及企业风险管理进行了探讨,并分享了企业在套期保值中的实战经验。从参会的情况来看,市场热度依旧,三个论坛累计观看达4.8万人次。

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企业能力不断提升

郑商所“稳企安农,护航实体”的系列活动开展以来,受到了市场高度关注。积极引导实体企业充分利用期货工具管理经营风险,帮助市场主体稳健经营,创新金融支农模式和途径,助力脱贫攻坚,也是交易所和期货公司的初心。

事实上,近些年来,随着国内期货品种的不断完善和发展,期货功能得到了有效发挥,也进一步扩展了服务实体企业的广度和深度。实体企业风险管理的理念逐步加强,参与期货市场的积极性不断提高,运用衍生品防控风险的手段也持续丰富。

“华能集团是第一家真正利用动力煤期货工具进行风险管理的央企。”宝城期货总裁母润昌在分论坛上表示,从郑商所设立动力煤期货这个品种之后,华能集团每年的总经理报告中都非常关注动力煤期货品种的发展和运行。宝城期货作为集团内唯一一家具备期货交易资质的公司,也在紧紧围绕集团需求开展工作。

经过七年的运行,动力煤期货品种已经逐渐发展成一个成熟的品种。为华能集团这样的企业运用期货工具进行期现结合业务、基差贸易带来了便利条件。

“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已经有不少风险控制意识较强的电厂等终端通过风险管理公司开展了套期保值等业务,达到了控制风险、节省成本、增加利润的目标。”母润昌如是说。

作为国内首个干果期货品种,红枣期货上市一年多来,整体运行平稳。红枣期货为红枣企业和广大枣农提供了定价和避险工具,促进了红枣产业健康发展。通过合理设定交割质量标准,引导红枣企业改善生产经营方式,有效促进了产品标准化水平的提升和产业转型升级。通过“保险 期货”、订单农业等方式,帮助枣农稳定收益,有效拓宽了期货市场服务“三农”的广度和深度。

“红枣期货上市之前,红枣产业主体没有规避市场价格风险的工具,市场供大于求格局之下,红枣价格持续下行,企业承担着极大的产品价格下跌或库存贬值风险。”与会人士表示,红枣期货上市之后,企业可以通过卖出套期保值规避市场价格风险,为企业的生产经营保驾护航。

除套期保值外,红枣加工企业还可以通过仓单质押或者和期货风险管理公司签订订单的方式,缩短销售周期、尽快回笼资金,从而更多地收购红枣,扩大再生产,实现利润更大化。

中国是棉花的主产国、主销国,也是棉花进口大国和棉纺织服装出口大国,在世界棉花原料和制成品贸易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棉花期货上市十多年来,棉花期货价格已经成为行业风向标。尤其是在服务棉花主产区经济发展、促进我国棉纺织产业走向成熟、助力棉花目标价格改革等方面,棉花期货一直在发挥着积极作用。

“对于实体产业而言,期货是一个规避风险的场所。”?大地期货分析师蓝官李庆表示,具体到棉花产业链,包括上游的棉农、轧花厂,中下游的贸易商、纺企等,越来越多的棉花企业运用期货工具实现保值和销售。得益于“保险 期货”模式的有效推广,即使不懂期货的棉农,也可以在该模式下获得收益保障。

灵活运用期货工具为企业保驾护航

期货日报记者在论坛上了解到,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些产业遭受了较大冲击。有期货及衍生品对冲的实体企业,大多能保证平稳运行。

对此,与会嘉宾表示,产业今年遭受着“切肤之痛”。因疫情在国外大范围传播,我国外贸订单遭遇了断崖式下跌。“有了这单没下单,小厂直接放假,产业怨声载道。”蓝官李庆说,在这样的至暗时刻,企业除了做好自身经营外,学会如何利用期货市场规避价格波动风险,稳定生产经营也显得更为重要。

目前,纺织产业原料库存极低、产成品库存高,也是产业的悲观反应。“原料库存过低,行情一旦启动,企业可能面临原料成本攀升的风险。”蓝官李庆表示,低库存的企业,可以利用期货建立虚拟库存,规避行情风险。

近期,红枣价格持续走低,需求不足叠加新冠疫情反复,进一步加剧了供给过剩的现象。

事实上,受疫情的影响,在春季、元宵节销售旺季,红枣的销售情况不佳,加之彼时物流、人员管制,红枣需求低迷,生产企业库存显著高于往年,库存压力较大。

“今年一月份以来,红枣价格呈现持续下跌态势。对于大多数红枣加工企业来讲,红枣期货价格一直贴水运行。”与会人士表示,这意味着以传统的套期保值理论在红枣期货上进行卖出套期保值是没有机会的。可是,如果不做套期保值,企业将面临20%以上的库存贬值。这就需要企业在做套期保值的过程中摆脱桎梏,创新资产管理模式进行套期保值。

据介绍,2020年2月份,由于受外围环境影响,红枣销售停滞。考虑到红枣的季节性特点,沧州崔尔庄某红枣销售企业担心后期价格会下跌,决定通过期货盘面进行卖出套期保值,经核算加工后有600吨符合期货标准的红枣可用于生成仓单做卖出交割,经核算成本为11200元/吨。

于是,该企业提交了保值计划:卖出保值600吨,卖出均价10616元/吨。若生成仓单交货,则交货价为11216元/吨,恰好实现保值。最终企业通过实现500吨卖出保值,保值均价为10580元/吨。

“该企业利用红枣期货为红枣库存进行卖出保值,在期货市场实现保值盈利后,积极通过现货市场销售。在规避库存贬值风险的同时,还实现了在库存货的保值增值。”

除了套期保值外,点价模式也为现货企业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据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期货部主管吴云玲介绍,很多实体企业在原料采购、产品销售等现货贸易中,并不直接确定商品价格,而只是先确定一个基差,企业可以在合同规定期限内,任意时点根据期货盘面进行点价,合同的最终执行价为这一时点的期货价格 事先确定的基差。

在她看来,贸易商卖货时,签订基差合同,约定点价区间,冲高点价;客户买货时,买方逢低点价,节省采购成本。“基差点价交易的模式实现了卖方将红枣卖在高价,买方采购红枣买在低位的共赢局面。”

对动力煤产业而言,动力煤期权是动力煤期货的有效补充,有利于丰富风险管理工具,改善煤炭相关企业的套期保值效果,提高煤炭相关企业风险管理水平。“从具体操作上看,存在买入期权、垂直价差策略、备兑期权策略、卖出宽跨式期权等策略可供选择。不同的期权合约以及期货合约之间存在多种组合,帮助涉煤企业面对不同行情都可以灵活选择。”?宝城期货研究员王晓囡说。

风险管理中需把握对冲工具选择

会上,物产中大欧泰产业部经理周文科表示,实体企业要利用好衍生品管理风险,首先要认识到衍生品与现货在本质上的相同和不同点,积极拥抱衍生品管理风险和拓展购销及库存的管理模式。同时,也要正确认识运用衍生品工具会面临的风险,并将研究重点聚焦到产业本身上来。

棉花作为软商品,既连接农业上游,受极端天气等不可抗力影响,也连接下游,受整体宏观形势的影响。

“从今年的情况看,遭受疫情打击的全球需求正逐步复苏,供应上,全球产量也较上个市场年有所减少,从静态的供需格局上,支持棉花价格上涨。”蓝官李庆表示,目前看,疫情以及中美关系是影响棉纺产业的重要因素,这两项风险发生带来的最大影响在于利空下游需求。这就意味着企业需要规避由于这两项风险带来的棉花价格下跌风险。

在他看来,实体纺织企业已经通过将原料库存降到极低来规避一部分风险,但是这项操作又将带来新的风险。“一旦行情启动,层层向上要库存,棉价水涨船高。届时,纺企将面临原料成本高企,乃至无原料可用的窘境。”蓝官李庆认为,在目前原料库存极低的情况下,纺织企业可以通过在期货上适当建立虚拟库存的方式来规避低库存风险。

“企业经营风险有很多,与煤炭价格有关的主要是市场风险。”华能宝城物华煤炭研究员王心烨表示,比如上游企业会担心煤价下跌利润削减的问题,中下游一方面担心原材料上涨的风险,另一方面担心库存贬值。尤其是一些突发事件,比如今年的疫情,特别考验企业管理市场风险的能力。另外,动力煤市场受政策影响特别大,利用期货或者期权去对冲政策风险,操作上更加灵活,性价比也更高。

“市场风险主要通过套期保值对冲,流动性风险可以依靠动态调整库存策略管理。”?王心烨表示,在对冲工具的选择上,期货、期权都是非常好的工具。工具选择要基于具体需求出发,针对自身特点,识别可能面临的风险以及需要采取的风险管理策略,搭建出性价比最高的方案。

“对于煤炭生产企业来说,为防范市场价格下跌带来的盈利能力下降,或是为了扩充自身的销售渠道、盘活资金,可以采取卖出套保的策略。对于煤炭消费企业来说,为了避免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经营成本增加,或为了扩充采购渠道可以采取买入套保的策略。而当面临存货贬值风险时,则可以采取卖出套保的策略。对于煤炭贸易企业来说,其面临着上下游市场价格波动的双向不确定性、交易对手方违约的风险以及阶段性资金紧缺的问题,可以采取双向套保,在操作过程中进行动态调整。”在王心烨看来,实体企业在具体操作中,要建立完善的操作机制和风险管理机制,加强风险防范意识,加强对基差交易、套期保值交易中相关风险的管理。

“相比较而言,由于红枣期货上市时间短,红枣产业主体需要加强学习,并和实力较强的期货公司合作,共同探索新的风险管理模式。”与会人士表示。

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