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由于长期缺乏统一协调监管,金交所一方面确实做了一些业务创新,满足了一部分实体的融资需求,另一方面也在非标准化债权融资领域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些在正规渠道融资严格受到限制的地方融资平台或地产类公司通过金交所获得了大量融资。这些业务不仅与目前严监管、严控“非标”的监管方向不符,也滋生了一些风险。“很多融资项目被‘包装’成投资理财产品卖给投资者,产品一旦违约会对投资人利益造成损害。”他说。

上述地方监管人士也表示,近年来,在控制新增业务规模、化解存量的监管要求下,金交所大量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的存量规模显著下降,尤其根据事前控制的原则叫停了部分存在隐患的重大项目,规避了不少潜在风险。”这位监管人士认为,合规是大势,“打擦边球”最终会被淘汰,剩下来的必定是经得起考验的那一部分。曾刚也表示,未来地方金交所将更多探索非上市公司的股权资产交易、不良资产转让等真正支持实体经济的业务,而不再是“影子银行”或融资通道。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地区的地方金融条例生效实施之后,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监管手段也有所升级。近日,因临朐县弘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不按照监管规定报送相关信息、不按照要求就重大事项作出说明且逾期不改正,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对其做出罚款3万元的行政处罚。这是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对地方金融组织开出的首张罚单。今年4月,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对天津皕信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爱骏惠民融资租赁(天津)有限公司和国丰融资租赁(天津)有限公司分别作出行政处罚。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地方金融监管部门通过行政处罚的手段来加强金融监管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地方金融监管部门以前没有行政处罚权,地方立法赋予了其法律地位和行政处罚权,有利于提高其监管权威,有助于其打造更好的地方金融生态,防范和化解风险。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山东、河北、四川、天津、浙江、上海等地已经正式出台地方金融监管条例,而北京、深圳、吉林、江苏等地的地方金融监管立法均在加速推进中。为了进一步完善监管,部分地区也正在酝酿相关监管细则。

记者从天津市金融局获悉,为了落实《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健全完善地方金融组织监管制度,天津市金融局目前在同步开展《天津市地方金融组织监督管理制度框架》的调研起草工作,“力争做到各类地方金融组织监管制度全覆盖、相互衔接,强监管与促发展两手抓、两手硬。”天津市金融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