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元、一百多元保费能撬动上百万保额,不限年龄、不限健康状况都能投保……作为具有普惠性质的商业健康险产品,惠民保近两年迎来爆发式增长,呈现出“多地开花、逐步下沉”的态势,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惠民保产品覆盖23省82地区179地市。

不过金融产品的创新往往机遇与风险并存,惠民保在其快速发展过程中也面临同质化竞争、商业可持续性等风险,部分城市出现“一城多保”问题,对参保率造成一定影响。对此,专家建议,保险公司需更好地优化服务体验,而政府部门也需扩大监管力度,从而保证惠民保等普惠保险的可持续发展。

热度不减 已覆盖23省

继深圳、广州、北京等一线城市相继推出专属惠民保后,上海版惠民保“沪惠保”也于近日推出。据悉,“沪惠保”产品不设等待期,保险期限为一年,保费为115元,最高可在医保外获得230万元的医疗报销额度。

值得注意的是,“沪惠保”允许带病参保并理赔,这也意味着已经确诊的患者也可以参加沪惠保且没有年龄限制。而这款以“低保费、高保额、不限年龄、不限既往症”的补充医疗保险也不负众望,上线56小时参保人数就突破300万。

惠民保实为“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集普惠属性与商业属性于一体,是介于医保和商业保险之间的新型补充医疗保险,通常由政府、保险公司和第三方平台共同助推的新型健康险模式。“惠民保作为一种普惠型保险产品,核心特点是一高两低,即保障高、价格低、门槛低,对特种职业、高龄、有既往症或低收入人群的医疗保障,有非常重大的补充意义。”慧择奇点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马潇表示。

2020年惠民保产品就已呈现遍地开花、爆发式增长态势。《中国健康保险发展报告(2020)》显示,惠民保类产品保障2020年已惠及超过2600万人,总保费收入超过10亿元。复旦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安全研究中心联合善诊海唯发布研究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惠民保产品覆盖23省82地区179地市,呈现出一二线城市向其他城市扩散的趋势。同时该报告预计,2021年惠民保发展将延续这一趋势,覆盖范围向三四线城市下沉,惠及更多人民群众。

“惠民保的‘热’是有道理的,它有几个优点,比如说对于医保人群不需要核保,保险金额高,保费又不高,所以很有吸引力。”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保险系主任、中国保险研究所所长魏丽表示。同时她指出,惠民保是通过提高免赔额降低了价格,对于基本医保比较充分的人群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补充,但对于没有基本医保的人或者医保保障不够充分的人,仍然需要自付一部分医疗费用,而自付费用部分还是需要想办法解决。

复旦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许闲认为,惠民保的“低保费、高保额”特点更符合下沉市场目标客群的经济状况以及追求高性价比的消费心理,也因此比其他商业健康保险更容易进行推广布局,加之行业内目前对惠民保市场规模估计乐观,从该角度而言,保险公司是有意愿通过惠民保产品布局下沉市场的。

机遇与风险并存

花费几十元或一两百元就能拥有的惠民保,对于完善我国医疗保障体系具有重要意义,也能很好地缓解人们的“大病焦虑”,但金融产品的创新往往机遇与风险并存。业内人士表示,惠民保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也面临同质化竞争、商业可持续性等风险。

例如,在浙江宁波市,一市之内就有“工惠保”“甬惠保”“市民保”三款惠民保产品,三款产品参保门槛相同、保费相近、保障责任相似。湖南长沙市也有包括“长沙民生保”“星惠保”“湘惠保”“湖南全民保”四款惠民保。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一城多保”不单形成行业竞争,也为各个惠民保项目可持续性带来隐忧。由于惠民保一城一策的特性,大部分惠民保仅对所在城市医保参保人开放,相当于每个城市内的可参保人数基本固定,大量惠民保相互竞争也会对各项目的参保率造成影响,进而影响项目的可持续性。

许闲表示,对于普惠类型的保险而言,其能持久运行的重要基础即足够广的覆盖面和可持续的筹资机制,而在目前较低的参保率下,保险产品将无法合理分摊风险,加之产品本身保费较低、逆选择风险较高,这些因素均为产品的持续经营埋下了一定隐患。

泰康在线健康险事业部助理总经理李鹏认为,惠民保业务未来的挑战分为两方面,一是惠民保项目本身的挑战,另一个是原有业务面临影响的挑战。“参保率不足的项目如何持续、定价不准带来的赔付率过高或过低、惠民保参与价值如何转化、惠民保长期经营需要的控费和疾病管理能力是否就位都有待进一步探索。”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不必对可持续性过分忧虑。马潇表示,从惠民保的设计来看,赔付过程要扣除很多基本医疗保障的覆盖项目,有些研究指出实际赔付概率较低,因此赔付质量应当是可以保证的。

可持续运行仍需多方努力

业内人士认为,惠民保要持续稳健运营,将“惠民”落到实处,需要从多方面进行完善。

复旦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安全研究中心联合善诊海唯发布的研究报告建议,未来普惠保险发展应依托保险科技,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运用到产品设计、营销、理赔等各个环节,加强医疗监管,帮助保险公司降本增效,识别保险欺诈,有效控制风险,从而保证普惠保险可持续发展。

许闲认为,要把好事办好,就应坚持普惠金融的可持续性原则。而惠民保在产品供给及亲民的价格上是否可以持续,目前还有待观察。但为了保证其可持续性发展,保险公司需更好地优化服务体验,而政府部门也需扩大监管力度,使保险公司更好地维护消费者利益,只有政府部门、保险公司、健康管理相关机构形成合力,才能扩大参保基数,实现整个产品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公共经济学研究室主任王震表示,惠民保应该是多层次医疗保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惠民保不能依赖庞大的行政成本去推广,需要充分考虑商保和基本医保的界限,且加强风险意识。

来源: 经济参考报